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3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安暖高跟鞋踏在楼梯上,每走一步,心就忍不住紧张一下,乘着别人不注意,偷偷确认了今天的打扮,miumiu白色紧身连衣裙,burberry限量长款风衣,以及的棕色复古高跟鞋,是秦沐喜欢的风格,没有不妥,不过安暖选连衣裙的时候,还是根据喜好,选了一件比平时小一号的,眼睛贼贼的瞄了左边玻璃上面那前~凸~后~翘的身材,越看越得意,忽略女配悲惨的结局,其他的都是数一数二的,身材棒棒哒。

    秦沐正面对着安暖坐着,安暖渐渐的已经可以看到秦沐的脑袋,安暖在写秦沐的时候,用了最优美的词语来勾画秦沐的模样,家世,样貌都是顶顶好的,不过真人跟想象还是不同,就这样端坐在那,不看脸,他就是一个无法忽视的存在,看脸,更加不用说,秦沐的颜值好到爆表。

    只是她创造了秦沐,秦沐毁了她,这种心情真他妈复杂。

    安暖努力说服自己,要忘记后面一句,只记得前面一句,这样,她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抱住那条大腿,然后衣食无忧,运气好,还可以回家,安暖是个乐天派,想着想着,就真的只记得前面了。

    “秦大哥!”安暖走到二楼,还未近身,就已经朝着秦沐喊过去,之后蹦蹦跳跳的到秦沐身边。

    秦沐看到过来的是自己的小妻子,一直把她当作妹妹看待,如果不是被安阳算计,她大概只会是他的小妹妹,不过既然已经是自己的妻子,他就会把她放在妻子的位置上,试着好好相处起来。

    难得她会过来,秦沐站起身。

    安暖近看秦沐,发现秦沐比她见过的人都帅,安暖在现世最喜欢金秀贤和李敏镐,但是现在看到秦沐,她发誓,就算金秀贤李敏镐出现在她面前,她都不会看一眼的,真的,秦沐比他们帅多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这个帅哥,还是她老公,是老公哦,就是这个世界上,与你最亲密的那个人哦。

    有一个能赚钱,长的又帅的极品老公,安暖觉得自己晚上做梦都会笑醒的。

    楼下,陈满新的方向只能看到安暖跟秦沐的背影,看不到两个人的表情,根据他的判断,安暖一定热脸贴冷屁股了,唉,可怜的安暖。

    再看李牧云,安暖塑造的李牧云,就一标准的绿茶婊,恨不得全身刷满金子让秦沐注意,却还要对别人解释,那不是金子是她出身就自带的光芒。

    李牧云并不知道安暖是谁,安暖这具身体小时候,被绑架过,差点被撕票的那种,当时因此还看过好长一段时间的心理医生,之后被安家保护的更加严实,网络上根本找不到一张有关安暖的照片,在书中,如果不是召开记者会,这张脸是不会暴露在媒体面前的。

    自己的猎物别抢,是谁都不会高兴,李牧云很不喜面前这个安暖,满眼的算计,优雅的站起身,自我介绍实为打断对面两人,“这位小姐,您好,我是李牧云。”

    李牧云现在是一线明星,之后靠着和秦沐传绯闻爬上国际明星,安暖被爱冲昏头,没有想到这其中秦沐根本没有一定点回应,拼命对付李牧云,白露隔岸看她们两个斗的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您好。”

    安暖没有漏看李牧云的算计,心中讽刺一笑,就将李牧云晾在一边,炮灰她可不当。

    她最讨厌的就是借着她,往上爬的人,这位,她想留给白露自己解决。

    脸皮很厚的圈住秦沐的胳膊,感受一下,*的,比起大腿还是细了点,她其实更想直接抱大腿。

    当秦沐看到靠在自己身上的安暖,盯了很久,直到看到李牧云发着光的眼睛,顷刻,也明白安暖是在帮自己解围,嘴角稍微的勾了勾,露出了浅浅的酒窝,低下头,垂着眼,闻到了安暖嘴间卡布奇诺的香味,不咸不淡道:“喝咖啡了?”

    以秦沐的智商,完全不会让别人感觉到演戏。

    只不过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明星演戏,感觉不太好。

    只见安暖一颗脑袋左右晃了晃,作为一个曾经上过123言情分金more的作者,职业病作祟,她显摆了一下自己的才华,自我添加了一个看似很家常的话题,实际是意图来掩盖谎言家常话道,“嗯,刚刚在楼下喝了一杯咖啡,之前我乘着你不在,去对面宜家看了一下椅子,书房的椅子感觉坐起来不是那么的舒服。”

    安暖汇报了一下她的行程,一副等待表扬的模样,她成功的把一个谎言圆的更真实了,但细细回忆,就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,马上就明白自己的话题有欠妥当,立马神补一句道:“坐久了,屁股疼,而且腰酸背痛。”

    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感觉到两束光投在自己身上,安暖弱弱的抬头,果然见秦沐突突跳动太阳穴,安暖脖子一缩,吐吐舌头,完了,再看李牧云,已经从探索,变成了错愕夹杂嫉妒的表情之时,明显想歪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简单的觉得书房买一送一的椅子不够软,搁着全身都疼。

    只可惜谁信呢,就连脸都看不下去,替安暖红了。

    秦沐突然有些后悔配合安暖演戏,他根本不需要这么做,他直接打电话给助理,事情就全部解决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一个没有任何障碍的男人,提到这些话题,也会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某个画面的,脸色有些发黑。

    只听安暖又道:“椅子我订了,你要不要自己去感受一下,我是不太清楚。”无耻的撇清了下。

    瞧见秦沐嘲讽似的看着安暖,安暖回馈了可怜兮兮的眼神,那眼中的意图再明显不过,你帮自己解释一下吧。

    秦沐很好心很好心的摸摸安暖的头,道:“我知道,所以这次一定要选一张宽的。”

    宽,为毛宽,干嘛要宽,不是两个人躺。

 &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