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27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韩锐大惊叫道:“阳阳、阳阳你怎么了,”这时候的韩锐也顾不上其他,伸手就把体内几近枯竭的内力输入卫景阳体内,带动着卫景阳原本就损耗极大的内力保护住受伤的心脉。

    大约半刻钟后卫景阳再次悠悠醒来,韩锐立刻询问道:“阳阳你怎么样了,那里难受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在韩锐的搀扶下靠坐在床头,他脸色苍白的看向韩锐虚弱的说道:“我没事,师兄你看过圣旨没有,为什么会那样,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韩锐听了卫景阳的话后说道:“圣旨我还没来得及看,你安心休养,有什么事情师兄会帮你解决,”说完拧干布巾把卫景阳嘴角和脖子上的血迹查干净,刚才那种情况,他一直用内力护着阳阳,那里还有空去注意哪些东西,在韩锐看来保住卫景阳的小命才是首要任务。

    卫景阳听后摇摇头道:“师兄我现在感觉还好,不是那么难受。你先看看圣旨,我明明不是这个意思,怎么就会变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有些想不明白,明明他昏迷前是想让皇上给他姐姐和安浩赐婚的,有皇上赐婚对女孩儿来说是极大的荣耀,作为朝臣只要不出意外,这样的婚姻是比较有保障的,卫景阳一点也不介意让他姐姐的婚姻更完美,更坚固一些,那些对于他姐姐来说就是以后生活的资本。

    所以当时看到那暗器飞射过来的时候,卫景阳就直接冲过去挡,这可是救命之恩,用这恩情给他姐姐讨一个赐婚圣旨,想必皇上不会不答应。

    可是卫景阳怎么都没有想到,那暗器居然这样生猛,虽然有金丝软甲的阻挡,暗器没有直接对他造成伤害。但是击中他背部的时候,那撞击力度绝对堪比大卡,就算他在瞬间反应过来,用内力护住五脏六腑,但是因为他功力不够,依然让内府重创吐血不止。

    若是不他精神力强悍,可能当时就交代了,卫景阳如今想起,都觉得后怕不已,差点就阴沟里翻船把小命给玩丢了。他心里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在拿小命开玩笑了,大不了就求他师兄帮忙,那样的意外他可承受不起了。

    韩锐听了卫景阳的话,伸手就拿起刚才被他丢在一边的圣旨,从未景阳出事到现在韩锐根本就没有注意过圣旨。刚开始卫景阳伤的严重,他一直用内力护住阳阳的心脉,之后给阳阳喂药后就一直守在阳阳身边,刚才阳阳有吐血可把韩锐惊吓的够呛,一直都没有想起要去看圣旨。

    这时候阳阳醒来让他看圣旨,韩锐想起刚才阳阳是看了圣旨后才脸色大变吐血的,阳阳醒来后又说了那些话,韩锐内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,一定是圣旨出了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韩锐打开圣旨,上头有阳阳刚才吐血时沾染的血迹,当韩锐看清圣旨的内容时,脸色变得无比古怪,整一个苦笑不得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谁告诉皇上要给他和阳阳赐婚的,但不说他没有这个意思,而且阳阳也才十二岁,就是女儿家也极少在十二岁的时候订婚,一般都在十四岁的时候订婚。

    卫景阳低咳一声道:“师兄你也看到了,这叫什么事情,到底是谁告诉皇上让他给我和你赐婚的。虽然我也喜欢男的,但是我如今才十二岁,这种事情怎么也要等上几年在说。我当时是想让皇上给我姐姐和安浩赐婚的,师兄你没有把话和皇上说清楚吗?”卫景阳记得清清楚楚,他当时还以为会撑不过去,所以示意韩锐把他无力说完的话说完,结果不知道哪一步出了问题,居然闹出这么大一个乌龙。

    韩锐听到卫景阳的话,眼神有些惊异,没有想到阳阳居然也喜欢男人,不过阳阳才十二岁这么小知道什么,等过几年说不定就会娶个温柔的妻子。毕竟上次他和阳阳说喜欢男子,这年纪的少年会跟风,说不定就是受了他的影响,所以韩锐也只是惊讶了一下,并没有在意。

    后面卫景阳的话让韩锐终于想起好像真有这么回事,但是当时他就光顾着阳阳了,那里还记得说什么圣旨的事。韩锐叹口气说道:“这事是我的错,我当时有些慌乱,就光顾着你,就把那事给忘记了,却没有想到居然闹出这么大的乌龙。这事等你好一些,我就去和皇上说清楚,你不用操心,你姐姐赐婚的事情,我会请母妃和皇上说的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想想也只能这样了,韩锐当时慌乱也很正常,那时候有他内府受伤,血一口连着一口不要钱似的吐,只要是担心他的必定慌乱,不慌的那些肯定是和他没有关系那些人。

    韩锐刚说完,李焕就端着一碗药掀开帐篷走了进来,看到自家小徒弟已经醒来,他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连忙端着药走到床前递给韩锐道:“阳阳快些把药喝了,你这次可吓死为师了,以后可不能在这样了。身上怎么样,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,师傅和你说啊,你资质可好了,可不能这么半路夭折了,不然江湖中以后就少了你这个一流高手,等你出师后,可是要为师傅我争名夺利,让那些人瞧瞧我李焕教出来的徒弟一定是最强的……”吧啦吧啦李焕说的极快,卫景阳完全接不上话。

    在李焕还想要表达一些他的未来幻想的后,韩锐打断道:“师叔阳阳伤的很重需要休息,您先让阳阳把药喝了,有什么话等阳阳好一些后在说。”

    李焕听了韩锐的话后,终于反应过来他家小徒弟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,脸上也有疲色,连忙说道:“那好锐锐你照顾阳阳,师傅明天在来看你,今晚先去审问那个伤了你的刺客,阳阳你放心,师傅一定会给你报仇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话李焕一晃身子就消失在帐篷中,对他来说偶尔看看小徒弟是挺好,但是真要他照顾一个人,其实他连自己都要师兄照顾,那里会照顾的来一个半大小子,所以有韩锐这个成熟懂事的师侄李焕很高兴。

    他收了徒弟,偶尔教徒弟武功,给徒弟收集练武的资源,其他都让锐锐帮忙照看,他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,还能从那里找一个如此让他省心的徒弟。想到这些李焕就很开心,嗯,他决定了等过两天他再去国库翻一翻,把所有阳阳能用到的药材都打包送到瑞王府去,他一定能够教导出一个最强的徒弟。在此之前任何伤害他徒弟的人,都是该死的,该消灭的。

    卫景阳皱着眉头喝完苦的发涩的药,韩锐拿起一颗蜜饯塞进卫景阳的嘴里,接着一杯温水递过去,卫景阳把嘴里的蜜饯咽下去,又喝了温开水后,嘴里的味道才稍微好受一些。好在这药是难喝,不过喝下去后,身体就暖洋洋精力恢复的极快。

    卫景阳虽然喝了药,但是他并没有吃晚饭,肚子还是空荡荡的有些难受,看着把空碗和污水拿出去又回来的人,卫景阳开口道:“师兄有吃的没有,我肚子饿。”

    韩锐听到卫景阳的话后皱起眉头道:“阳阳你今晚不能吃饭,现在已经很晚了,等明天早上给你准备米粥,早些睡吧,我会在你身边守着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怎么的没有想到他不但在鬼门关转了一圈,回来后居然连晚饭也没得吃,这实在太苦逼了,想着以后一定不要在多管闲事,尤其是这种可能会要小命的。这时候卫景阳也知道他即使撒娇韩锐也不可能给他准备吃的,只能饿着等明天早上。

    韩锐今天也是极累,他靠坐在床外侧,吩咐阳阳早点睡,他闭上眼睛就靠着睡过去。卫景阳原本还以为他会因为肚子饿睡不着,结果却是在听到韩锐细微的呼吸声后,他很快就有了睡意,不知不觉间迷迷糊糊就睡过去。大约是身体不舒服,卫景阳睡觉很不老实,先是腿压在韩锐的腿上,接着双手抱住韩锐的手,卫景阳砸吧了一下嘴,大约是觉得这个姿势舒服,终于安静的睡过去。

    鸡鸣响起的时候,韩锐张开眼睛,低头看向睡着的少年,一滴晶莹的口水就落在他手掌上,韩锐小心翼翼的把卫景阳从他身上扒拉下来,深怕惊醒熟睡中的少年,昨晚的药中有安眠的成分,要不然阳阳绝对没这么容易睡熟,韩锐知道受这么重的内伤是非常难捱的,看着少年苍白的脸色,韩锐非常心疼。

    从床上起来拿起被他放在桌子上的暗器,这是夺命锥,幼儿小指粗细,攻击阳阳那人必定武功极高,可能和他相当,也不知道师叔审问的怎么样,韩锐转头看向依然在睡梦中的少年,决定等天亮后去看看,到底是谁主使的,阳阳这次保护了皇上,不知道主使会不会迁怒阳阳,韩锐想要确定阳阳不会有危险,至于皇上的安慰,韩锐根本就不想去管,那人会有很多人保护,而阳阳只有他这个师兄护着。

    韩锐盘坐在软榻上开始修炼,他昨晚内力消耗的厉害,之后又陪着阳阳睡了一觉,这时候内力并没有完全恢复,韩锐决定等修炼完后,早上要帮修炼一次,这样内伤会好的快很多。

    卫景阳睡的有些晚,当太阳照到他屁股的时候,他终于姗姗醒来,在他张开眼睛的瞬间,吴弘毅立刻高兴的叫道:“韩大哥、韩大哥,阳阳醒了,”听到吴弘毅的叫声,韩锐让师叔瞧着煎药的火候,这才从帐篷外进来,这是治疗内伤的药物,煎起来格外费心,要一直有人看着,不然就可能煎坏掉。

    韩锐拧了布巾给卫景阳擦了脸问道:“阳阳今天感觉怎么样,还难受的厉害吗?小吴你去给阳阳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看着自家小心翼翼的师兄回答道:“好多了,就是胸口有些隐隐抽痛,不过师兄我真的很饿,什么时候可以吃饭,在不吃饭,我没有死在暗器下,可就要饿死了。”好像配合卫景阳一般,他的肚子这时候正好咕噜噜抗议起来。

    韩锐笑了起来,伸手揉揉少年的脑袋道:“等一下,先喝些水润润喉咙,我这就去给你拿粥去。”

    吴弘毅端着一杯六分满的温水过来,他是准备喂给卫景阳喝的,却没有想到还没有递过去,就被卫景阳接了过去。吴弘毅压小心翼翼的询问道:“阳阳你没事了吧,昨天真是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要袭击那位呢,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就看到你突然冲过去,然后就大口大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