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0章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卫景阳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,他被气的破口大骂:“混蛋放开我,放我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韩锐伸手就在卫景阳的屁股上拍了两下低声呵斥道:“安静些,不然就把你丢地上,阿成问出什么没有。”

    韩锐的亲卫周成听到主子的问话后皱眉答道:“将军是个硬骨子,什么都不说,嘴里上了□□,幸好刚才都搜出来了。”不然这时候这黑衣刺客已经自栽了。他也是没有想到刚才要留个活口,皆因这些刺客都是死士,最发现事不可为直接都自杀了,唯独剩下那个被少年用石头砸晕的刺客。

    韩锐听了以后点点头开口道:“不回京城,去秋水别院,先撬开刺客的嘴,你们的伤都需要处理。”韩锐吩咐完立刻把肩膀上扛着的卫景阳往马上放,他翻身上马,一夹马腹立刻朝着红枫别院奔去。

    卫景阳被颠簸的难受,张嘴就有风灌进嘴里,他被韩锐横在马背上,这混蛋还怕他掉了还是怕他挣扎,居然还用一只手压着他,卫景阳动弹不得,当马奔跑取来的时候,卫景阳顿时眼前发黑,胃也闹腾起来感觉相当糟糕,在这样下去他可能是要吐了。

    卫景阳好不容易挣扎着开口喊道:“不成了,在这样下去我就要吐了,要吐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卫景阳的叫喊,韩锐听了以后皱了皱眉头,终于伸手提小鸡一般把卫景阳放他前面坐好,这才低声道:“安静些,等查清楚事情就放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卫景阳想问韩锐什么时候能够查出来,京城的形式复杂多变,韩锐他其实有听到舅舅提起过,京城中最年轻的前锋少将军,领骑兵两万,在京城中才十七岁就有这样的实权非常少见,韩锐应该是个相当厉害的人。

    卫景阳知道韩锐不会放他走,他心里哀叹怎么这么倒霉,难道是他出门没有看黄历的原因,不过是想去京郊的庄子来看看,就碰到这么麻烦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道没有办法回去,卫景阳也就安下心来,大不了跟着韩锐住一段时间,韩锐还能把他一直扣着不成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他们来到秋水别院,这条路正好是卫景阳庄子上的路,他的庄子老早就过去了,韩锐说的秋水别院建在山脚,背山面水风景确实不错,虽然秋水山庄有着高高的厚实的围墙,但是设计的极好,和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敲开别院的大门,当仆人发现韩少将军来了的时候,立刻通知了管事,韩锐直接吩咐仆人带卫景阳去洗漱一番,换一下沾染了泥土的衣服,接着就带着人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卫景阳知道韩锐是要处理事情,至于为什么要带着他,卫景阳有些想不明白,所以他就不想,干脆安下心来先跟着仆人去洗澡换衣服。就刚才那会儿,又是跑又是滚的,身上早已黏满了尘土,整个人有股脏兮兮的感觉,这人卫景阳没有办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等到卫景阳洗好澡,仆人才算找到能够给卫景阳穿上的衣服,卫景阳看着身上差不多合身的衣服,比较庆幸好在他最近减了不少体重,身上的肉也结实了一些,到还能够穿下仆人送来的衣服,若不然,卫景阳想想那个场景,自个就先囧起来。

    洗漱好换了衣服,卫景阳吃了仆人送来的冰镇燕窝后,才从屋子里出来,这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了,也不知道韩锐处理的怎么样,不然他就不能回去,等于失去自由。

    韩锐并没有给卫景阳禁足,所以卫景阳很快就晃到前院来,此时前院的地上整齐的摆放着二十多具尸体,韩锐正站在那里,那个叫阿成的正在和他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阿成见卫景阳走过来,立刻闭嘴退到一旁,对于将军为什么要把一个无关紧要的少年带过来,阿成是有些想不通。这少年一看就是倒霉的被牵扯进来的,不过这些事情也不便让卫景阳知道,所以他见人过来就闭嘴了。

    卫景阳走到韩锐身边开口道:“查出什么没有,那活口有交代吗?”要是韩锐查不出来,他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家。

    韩锐看了一眼洗干净的卫景阳,少年略胖了些,却不是特别重,他一只手就能够提起来,此时白白净净透唇红齿白看着也挺顺眼的。

    卫景阳在等了韩锐盯了他好一会儿后,又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