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8章 于连七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郎乔拎着把折叠伞,三步并两步地冲进市局办公大楼,留下一长串湿哒哒的脚印。

    上楼的时候,她被地板一滑,险些五体投地,忙狼狈地抓住扶手,一抬头,正好看见骆闻舟从局长办公室那一层下来。

    骆闻舟和她对视了一眼,脸上带着少见的凝重。

    郎乔伸手捻了一下贴在额头上的留海:“老大,到底怎么了?你这么严肃我有点慌。”

    “陶然和分局那个小眼镜,今天按着何忠义室友给的线索,推断出何忠义死前可能接触过一个神秘人物,”骆闻舟低声说,“据说那个人出于一些原因,曾在何忠义工作时间和他发生过冲突,后来为了赔礼道歉,送了那部手机给他。”

    骆闻舟个高腿长,走得很快,郎乔得一路小跑才跟得上,听了这番话,她觉得脑浆都快顺着湿头发蒸发出去了,有点懵地重复了一遍:“有点冲突?就……就送了个手机?那我天天在地铁上跟人发生冲突,怎么从来没人送我?”

    骆闻舟少见地没接她的玩笑话:“陶然他们重新排查了死者工作的配送点,按着他送货的工作线路走访了一圈,最后在一家连锁咖啡厅的店面里找到了目击证人——证人说,前些日子何忠义在送完货准备离开的时候,在店门口不远处确实和人发生过肢体冲突,店里的监控正好拍下来了那个人的车牌号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们俩到了审讯室外,隔着单面的玻璃,看见陶然对面坐着个青年。

    那人二十出头,头发染成了亚麻色,一身花花绿绿的名牌,看得出来,他正拼命压着火气,戾气就快从七窍里喷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,我可能打过这*丝,所以呢?我打过的人多了,但这事真的跟我没关系。不信你问费渡,我那天是不是跟他在一块来着?陶警官我跟你说,要不是看在费爷的份上,你们这么把我拘来,我他妈……我早……”

    郎乔茫然地看了看里面那嚣张的年轻人:“这是那第二个嫌疑人?为什么特意把他带回市局来?”

    “死者出事当晚,曾说过他要去一个叫‘承光公馆’的地方,里面那人当天正好就在承光公馆。”骆闻舟叹了口气,“这个人名叫张东来,是本地一个颇有名望的企业家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哦,富二代。”郎乔眨眨眼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骆闻舟:“他还是张局的侄子。”

    郎乔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她重启死机的大脑,一个值班民警跑过来,小声对骆闻舟说:“骆队,一个姓费的人来了,说要找陶副。”

    费渡礼貌地跟给他倒水的值班人员道了谢,接过来喝了一口就放在一边了——他们给他倒的咖啡居然是速溶的,里头有一股诡异的香油味。

    他四下打量了一下市局内部的装潢,感觉实在是品味堪忧,而且粗制滥造,桌角的油漆点子还在,大概是刚刷的,仔细闻还有味。

    骆闻舟从外面走进来,就看见费渡正在认真端详着他们桌上的纹理,他皱着眉,眼神非常之沉郁——要不是那桌子是空心的,骆队几乎觉得底下藏了具尸体。

    费渡一撩眼皮见是他,好似也不怎么意外,简单地冲他一点头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骆闻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子拿这当他家了!

    费渡用塑料勺子搅着香油味的咖啡,问:“陶然呢?”

    “忙着呢。”骆闻舟拔/出一根笔,摊开笔记本,半句寒暄的废话都没有,开门见山地问,“二十号晚上,也就是前天,你和张东来在一起吗?想好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费渡靠在椅子背上,微微仰头,两条长腿支楞八叉地翘着二郎腿,坐姿虽然称不上“没坐相”,却莫名叫人觉得那地方放不下他。

    他似笑非笑地看着骆闻舟,反问:“骆队,我是嫌疑人吗?”

    骆闻舟冷冷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费渡毫不在意地一摊手:“那你最好对我客气点,我不是嫌疑人,刑事传讯也没有强制性,我不高兴了随时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,”骆闻舟把笔一放,“还得先哄你高兴是吧?那行,你说吧,怎么哄,我是现在给你唱首歌,还是出去给你买袋糖?”

    头一天晚上刚被陶警官发了奶糖卡的费渡:“……”

    窗外疾风骤雨打得窗棂一阵乱响,屋里两个互相看不顺眼的人对坐无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骆闻舟可能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点幼稚,嗤笑一声,他抽出烟盒,在桌角轻轻一磕,正要点。

    “介意,”费渡在旁边不问自答地开了口,“我最近有点咽炎。”

    骆闻舟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你要是哑巴了,就离世界和平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把打火机放下了,拿着没点的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