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183章 番外四 一地猫毛的日常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“有个事。”骆闻舟人五人六地推门走进办公室, 众人见他表情严肃,还以为又出了什么大案, 齐刷刷地放下手头工作, 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骆闻舟却不慌不忙地端起自己的茶杯,慢悠悠地晃了晃手里一打门票似的东西:“我就知道这事说出来你们得激动, 有个免费的集体联谊活动,时间是下周日下午两点, 报销往返车费,机会有限……”

    骆闻舟话没说完, 铺天盖地的白眼已经把他埋了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“什么态度?组织上担心你们这些单身狗的身心健康,特意组织的,邀请函可就给了咱们队里几份,”骆闻舟十分发扬风格地说,“要是谁正好那天值班还想去的,提前跟我说一声,我给你们替班。有家室的人也就只能给你们牺牲一回了。”

    然而没有人感谢骆队的“无私奉献”,听了这番话,大家都很想当场造反,将顶头上司殴打成球,再一脚从大门口踢出去。

    “邀请函我放饮水机桶上了,想去的自己来取,不单身的别跟着凑热闹。等会要是万一不够分,大家就互相谦让一点,年纪小的自觉点往后排。”骆闻舟说着,途径肖海洋办公桌,顺手在小眼镜那一头乱毛上扒拉了一下,十分意味深长地看了肖海洋一眼,点了点他,说,“要抓住机会啊,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可惜,肖海洋并不能通过“眉来眼去”领会精神,他正往嘴里塞着面包,两耳不闻窗外事地研读旧案例,无端挨了骆闻舟一爪子,眼镜腿顿时歪歪地挂在了鼓起来的腮帮子上,肖海洋扑棱了一下脑袋,面无表情地看了骆闻舟一眼,怀疑他可能是有病。

    青年人对老大爷们组织的相亲会没有兴趣,郎乔头天晚上值夜班,刚交接完工作,打了个哈欠,她懒洋洋地收拾包准备下班,边走边说:“上学的时候被早恋绊住了追求真理的脚步,被耽误成了一个普通的大人,现在,好,非但和诺贝尔奖擦肩而过,还要去因为没对象去相亲,可悲可叹啊朋友们!爱谁去谁去,反正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肖海洋从角落里抬起头,默默看了一眼她晃晃悠悠的背影。

    骆闻舟:“那叫联谊,相什么亲?”

    郎乔:“联谊,就是分男女,坐两桌,桌上放点橘子瓜子矿泉水,大家都是一个系统的,互相大眼瞪小眼,尴尬地汇报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都是一个系统的?”骆闻舟的声音从里间办公室里传来,打断了她的厥词,“那是陆局他们家太座那个歌舞团的赞助商组织的,老陆冒着跪搓板的风险从夫人那顺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没落,敏锐的男青年们已经捕捉到了“歌舞团”三个关键字,几个人一跃而起,你争我抢地抓过邀请函:“活动安排是先看展览,晚上有一场话剧……我去,还有自助晚宴!”

    本来已经晃悠到办公室门口的郎乔脚步一顿:“自助晚宴?”

    同事报出了一个餐厅名:“各国风情美食,豪华海鲜无限量供应,意大利手工冰激凌……”

    郎乔没听完,就“嗷”一嗓子叫唤出来:“我!我去!”

    如果把古往今来的“公主”论资排辈,小乔公主大约只能在“馋”这方面有所建树。

    骆闻舟十分牙疼:“郎大眼,我平时是饿着你了吗?看你这点出息!”

    郎乔深得骆队真传,既不要皮也不要脸,飞快地抽走了一张邀请函,她轻快地回答:“父皇,我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她的插队行为顿时引起群众不满:“你个小丫头片子才多大,长幼有序知道吗,后面排着去,交出来!”

    郎乔把包一扔,霸气地亮出拳头:“来,有本事抢!”

    “哎,别忙内讧,我们当中混进个特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位大哥,你儿子都两岁了,还要不要脸了!”

    方才无人响应的邀请函摇身一变,忽然炙手可热起来,未婚青年们推推搡搡,合伙把企图混吃混喝的非单身人士扔出争抢队伍。

    肖海洋好像是被他们吵得受不了,默默地抬头张望了一眼。他虽然早已经不像刚开始来时那样满身是刺,但性情所致,也不大活泼得起来,至今依然不会参与到这种日常打闹起哄频道。每到这种场合,他就成了个围观的人,像一盆遗世独立的绿萝,居高临下地鄙视着满地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这时,陶然忽然走过来,在他桌上敲了敲,随后不等肖海洋开口,竖起食指“嘘”了一声,鬼鬼祟祟地把一张邀请函从桌子底下递过来,也不知他是怎么在这种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得手的。

    肖海洋一愣,陶然小声对他说:“悄悄的进村,打枪的不要——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肖海洋第一反应就是摇头,头摇了一半,他的目光再次正在追跑打闹的智障同事们,落到了……某个值了一宿班,还能轻松撂倒师兄的人身上,正在摇摆的头好像卡住了。

    陶然笑眯眯地问:“嗯?”

    肖海洋局促地一推眼镜,蚊子似的“嗡”了一声:“……去。”

    陶然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下,深藏功与名地转身回自己工位: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他走出一米开外后,肖海洋脑子里那根时常慢半拍的弦终于赶上了拍,他反应过来了——这张邀请函好像是陶然偷偷“让”给他的。

    肖海洋难得“懂了一次事”,连忙说:“陶副队,你怎么给我了,自己不想去吗?”

    陶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肖海洋这个男青年,恐怕是不知道“悄悄”这个词是什么意思,一嗓子广播得整个办公室都知道了,众人统一回头盯住了陶然。

    就听那耿直的肖海洋又耿直地补充了一句:“还是你已经有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里间办公室里的骆闻舟一口茶水呛了出来,很想替肖海洋叫个好。

    这个新闻曝光的时机实在是相当及时。别人不清楚,骆闻舟却知道陶然上周末晚上难得正点下班的原因——他是陪着姑娘听演唱会去了,票还是费渡托人帮忙弄到的。

    出于“人之初,性本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